独家2.7-2.23

全程视频直播冬奥会

杨旺:非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作旗手 刘秋宏的价值

2014年02月24日 11:38 来源:央视网体育 进入体育论坛 手机看冬奥

刘秋宏在冬奥会闭幕式上

刘秋宏在冬奥会闭幕式上

  说实话,当长相甜美的刘秋宏手擎旗帜从索契奥运会闭幕式场馆走过时,我被小小的感动了一把。有时候上天是公平的,对于这个家庭和事业都充满苦情色彩的女子而言,闭幕式算是一个不错的缓冲体和过渡体。
 
  漫长而不乏精彩的索契冬奥会,终于在喜大普奔的氛围下曲终人散,几家欢乐几家愁。对于中国军团而言,则始终是在一种高度凝重、充满戏剧冲突的剧情中展开——以李坚柔面前对手多米诺式的摔倒始,以闭幕式“失败者”刘秋宏高举代表团旗帜终。

  勤勉,坚守,拼搏,这是中国代表团选择旗手的官方解释。尽管人们对于奥运会闭幕式的非仪式感和娱乐性已经普遍达成共识,但对于以金牌为本位的中国代表团来说,如此破天荒地选择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作为旗手,还是有些耐人寻味。

  尽管出身在金牌之乡七台河,尽量少时也曾天赋异禀,但在号称王牌军团的中国短道队,刘秋宏从来就不是一个成功者的标本。在她的运动生涯中,她被人们强化成为两个符号:绿叶和悲情英雄。无论面对带头大姐王濛,还是范可欣、李坚柔等新晋后辈锐,这个长相甜美的黑龙江姑娘始终坚定地实施着队伍的战术意图。而每当队友战绩彪炳时,她总是第一时间送上微笑和由衷的褒奖。在这个彰显个性、追求个人价值实现的年代,刘秋宏的善良,纪律感和奉献精神就显得弥足珍贵。尤其是在王濛缺席乃至各种风波频出的年月,她的微笑,坦然,平静和敢于担当,就成为这个队伍能继续坚守的动力乃至心灵鸡汤。但不幸的是,她的这种绿叶精神还是被坐实她的职业比赛中:四年前的温哥华冬奥会,她战胜了病理上的存在【冰刀在她修长的大腿肌肉上划出12厘米伤口,缝了200多针,但7天后她又出现在冰面上】,却没有战胜决策者的固定和传统思维。那些官员对刚刚完成恢复刚刚赶来的刘秋宏说:对不起,你OUT了,比赛资格取消。刘秋宏没有想到,自己的苦情命运在四年后的索契还有续集:500米,因为试图去抓失去平衡的队友范可欣,她名列第三无缘Final A;而1000米,因为一次无意间的触碰,她被取消Final A资格。3000米接力,本是她品牌奖牌的最好时机,但周洋的犯规,让她的索契之旅甚至8年的奥运守望彻底成空。据说在混合采访区,对媒体从来都是微笑以对的刘秋宏,这次禁不住失声痛哭。这声音幽咽,却泄露出太多内容,这里面饱含着理想,坚守,等待,憋屈。(有记者还暗示她受到某些不公正待遇。)

  套用那句俗套的歌词:说句心里话,我也有理想。一次次的坚守,一次次的创造生理及竞训奇迹的背后,是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对于游离于集体价值之外的个人价值的期许。4年前被挡在温哥华之外时,她曾留下了悲壮的话,“我不能改变当时的情形,只能重新寻找新的征程。”这四年,她用每天“早七晚七”的训练态度以及近乎清教徒的场外自律来约束自己,为的是实现自己的梦想(在索契之前,她首次喊出了心中埋藏多年的呐喊“请保佑我夺金”。)在索契,队友们的目标相继实现:同龄的周洋证明了自己。她用卫冕1500米冠军的强悍表现,让那些是感谢领导还是感谢父母的争议烟消云散;年轻后辈范可欣,李坚柔证明了自己。两人在500米和1000米短道上,用一种孤单英雄式的肉搏(甚至险些用拉拽)和戏剧性的超越,摘金夺银。而她,却依然被死死地钉在Final A的赛场之外。

  短道冰刀尖利,它有可能成就你,也可能让你伤痕累累。但如果所有的低概率时间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那就不能简单地用悲剧来形容了。要知道,她已经26岁了。

  好在上天给她最后一缕温情的眷顾: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几近绝望的时候,一个最大也是最炫目的礼物送到了她的面前——中国代表团旗手。

  “她是幸运的。如果在我们那个时代,她根本想都不要想。”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大杨扬说。是的,杨扬所说的哪个崇尚金牌的年代,以及朱建华、李宁式等英雄和狗熊式的过山车式遭遇,并没有在本届奥运会上演。空中技巧美女李妮娜感慨地说,“不以成败论英雄,这届奥运会给我们很多鼓励。”

  两届奥运亚军李妮娜是本届奥运会的夺冠热门,但她的复出之旅以决赛中一次戏剧性的摔倒而告终。意外的是,她没有收获到冷落甚至指责,迎接她的是掌声,鲜花,泪水,以及由衷的祝福。她的故事,还被搬上了《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在这篇主题为“MEET THE FOURTH”的集束式采访中,除了对于各国第四名的深入跟踪和剖析,还有他们和奖牌选手之间成绩的细致分析和人性化的比较。

  在中国,这种划分不仅仅停留在成绩和奖金层面,还辐射到一切活动范围,大到各种活动的规格,小到福利的待遇,甚至某个细微而稍纵即逝的眼神。它衍生出一种独特的体育文化,比如千年老二等。如果哪个运动员不幸背上了“千年老二”的魔咒,那可能意味着一辈子的沉重。无论是吴敏霞、谭雪、赵颖慧、谢杏芳、庞清,都逃不脱这个定律。而具体到男子领域,无论是永远抱憾的三届奥运会亚军谭良德,还是趟过“千年老二河”的杨威、林丹、胡佳们,哪一个不是一部血泪史?

  “我真的有点担心,他在奥运会之后能否疯掉。”2008年奥运会后,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游有点担心奥运亚军周吕鑫的生存状态。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在全是金牌的队伍中,能够秀一口流利英语的安徽小伙周吕鑫终于没有击败世俗的傲慢和偏见,终于在接下来的跳台竞争者中迷失,让人一声叹息。

  有必要为刘秋宏的这个剧情而喝彩。对她而言,这是自己《遇到未知的自己》,她的旗手经历,必然会冲淡甚至扭转那些戴着有色眼镜那些以成绩定义者的世俗观念。而对那些有着相似遭遇的人,是否可以抛弃成绩的有色眼光,重新找回体育的热情?据说,刘秋宏已经坦然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世界锦标赛已经进入到了她的备战目标中。她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回击那些既有观点——即便不是天赋异禀,即便没有命运女神光顾,自己也要坚强地滑下去,为了自己那刻骨的梦想,和源自内心的那不灭的热爱。

  刘秋宏会是中国体育的一面镜子吗?她会倒逼官方的唯金牌论体制吗?我们在等待着。

杨旺:非传统意义上的成功者作旗手 刘秋宏的价值 当长相甜美的刘秋宏手擎旗帜从索契奥运会闭幕式场馆走过时,我被小小的感动了一把。有时候上天是公平的,……
860010-1103100100